读懂《骆驼祥子》才明白,一个人贫穷的根源,不是出身,不是家境,而是......

许朝暮 / 2021-09-24 21:55:49

读懂《骆驼祥子》才明白,一个人贫穷的根源,不是出身,不是家境,而是......
点击关注👉 读书100 今天
图片
作者:许朝暮
来源:每晚一卷书(ID:JYXZ89896)
心中边界有多广,脚下世界就有多大。

图片
著名学者许子东曾说:
“看《骆驼祥子》,第一遍看的是斗争,第二遍看的是老舍,第三遍看的是自己。”
《骆驼祥子》是老舍的代表作,被誉为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优秀的长篇小说之一。
年少时,以为这是一场时代悲剧,为祥子平凡却坎坷的一生而愤愤不平。
长大后,发觉祥子命运的果,早就埋藏在了他狭隘又顽固的认知里。
就像老舍在书中所言:
“经验是生活的肥料,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
所谓的经验,正是一个人的眼界、见识和思维方式。
你的认知水平,决定了人生结局。
 01
认知贫困,是一个人最大的贫困。
祥子生长于乡间,失去父母和几亩薄田后,跑到北平城拉车谋生。
他年轻力壮,腿脚伶俐,是车夫里一等一的好手。
他也没有其他车夫的不良嗜好,烟酒、赌博一概不碰,只想买辆属于自己的洋车。
花了三年时间,祥子终于买下了新车。
这本该是件好事,但他却开始沾沾自喜起来,觉得再没什么事能难住自己。
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天到晚围着车打转。
春雨迟迟不来,庄稼收成不好,粮食都涨了价钱,他丝毫不放在心上。
战争的消息频频传来,街上的店铺都关了门,他也完全不当回事儿。
后来,外面传言到处都有士兵抓车,车夫们都不敢再拉生意。
只有祥子对危险浑然不觉,为赚两块钱上了路。
结果,他被士兵们连车带人一同掳走,去部队做了苦力。
新车、积蓄全都没了,留给他的只有一身的伤和满脚的疱。
祥子感慨自己不走运,平白无故遭受欺辱。
但仔细想来,这是他只顾埋头苦干,从来不愿多提升自己对世界的认知而导致的苦果。
图片

图片来源: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就像叔本华所说:“世界上最大的监狱,是人的思维意识。”
不及时与外界交流,也不留意环境的变化,迟早会被狭窄的眼界拖了后腿。
知乎网友@樱桃讲述过一段经历。
成绩优异的她,初中毕业就被父母逼着退了学。
父母自作聪明地跟她算了一笔账:大学毕业后照样要出去打工,还不如早点去,省得耽误赚好几年的钱。
于是,她安安分分地在一家电子厂当了流水线女工。
当年的她们不知道,大学毕业生的收入远远超过流水线工资。
看似多赚了几年钱,实则输掉了未来几十年的财富。
赚钱的多少,取决于认知程度的高低。
认知贫困,就是一个人最大的贫困。
活在自己圈定的范围里,以为看到了整个世界。
最终,只会错过大好的机会,误入无底的深渊。
 02
认知水平越低,人越固执。
祥子从兵营里逃出来时,顺手牵走了三只骆驼。
他靠卖骆驼赚了三十多块钱,手里再次有了积蓄。
可要买辆新车,这笔钱还远远不够。
他只好去洋车厂租辆车,继续卖力气攒钱。
车厂厂主刘四爷,看他为人老实,主动提出借钱给他买车。
他舍不得出利息,坚持要现钱买现货。
主顾方太太想帮他在银行办张存折,既安全方便,又能赚到利息。
他信不过银行,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在一位曹先生家里当包月车夫时,他又认识了精通赚钱门路的高妈。
高妈建议他去放贷或起会集资,很快就能凑齐买新车的钱。
祥子依旧听不进去,认为钱只有放在自己手里才踏实。
没想到,一位跟踪曹先生的侦探盯上了他,三言两语就骗走了他的家底。
祥子追悔莫及,责怪命运待他不公平。
其实是他的认知水平太低,导致思维模式单一。
凡事只认死理,过于固执己见,不知不觉就将自己推进了火坑。
图片

图片来源: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作家张涔汐说:
“我们的认知是一把无形的尺子,它丈量着你对外界判断的结果。”
认知水平越高,心态越开放,越能接受不同的观点,对未来运筹帷幄。
认知水平越低,则处事越固执,不愿接受新的观念,与社会逐渐脱节。
生活中,很多人像祥子一样,被固执蒙蔽双眼,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遭遇情感骗局,不接受旁人劝告,结果丢掉了金钱,浪费了感情;
信奉“关系至上”,不愿意打磨实力,结果费尽心思找门路,工作也没着落;
处事态度刻板,听不进中肯建议,结果项目出现纰漏。
人应该相信自己,但不能盲目地相信自己。
囿于眼前的世界,看不透万物的本质,就会作出错误的判断。
打破固执的枷锁,摸清了诸事的规律,才能作出理智的选择。
开阔视野,澄澈心智,生活处处都会洒满阳光。
 03
打破认知局限,才能摆脱困境。
书中有一个三十七八岁的老姑娘,叫虎妞,特别喜欢祥子。
为了和祥子在一起,她不惜假扮怀孕、倒贴嫁妆。
刘四爷却不同意祥子做女婿,为此跟虎妞断绝了父女关系。
他瞧不上祥子,不是因为祥子没钱,而是在他看来,祥子对世界的看法太局限了,将来很难有什么大出息。
图片

图片来源: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刘四爷同样出身贫苦,年轻时身无分文地闯荡社会。
可他头脑活泛,善于交际,当库兵、设赌场、放阎王债,赚了不少钱。
入了民国以后,他察觉到巡警的势力越来越大,及时改了营生,开了洋车厂。
经营期间,他从不为蝇头小利亏待自家车夫。
他不仅允许车夫们在厂子里白住,还时常热心地帮他们处理麻烦事。
久而久之,他的车厂规模越来越大,日子也越来越阔绰。
刘四爷目光长远,处事灵活,潇潇洒洒地玩了一辈子,到老了还能衣食无忧。
祥子却眼界狭窄,不知变通,勤勤恳恳地出了不少力气,到头来依旧一穷二白。
认知影响选择,选择决定命运。
看待问题的层次和角度,就是人与人之间最本质的差别。
图片

图片来源: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想起电视剧《山海情》里的一个片段。
为帮助金滩村脱贫,凌教授带领村民种起了蘑菇。
随着种菇农户越来越多,菇价被菇贩子从每斤3.5元,压到了不足1元。
村民们一筹莫展,不是任凭蘑菇烂掉,就是赔钱卖出去。
幸好凌教授见多识广,先建起冷冻库,帮村民冷藏鲜菇,又带着团队去大城市推销。
最终,他们顺利打开销路,将蘑菇以更高的价格卖了出去。
跳出思维局限,才能见招拆招,赢到最后。
《跃迁》中有段话说:
“高手并不是能力比我们强、智商比我们高、定力比我们好。
只是因为他们思考比我们深、见识比我们广,他们看到了更大的系统。”
心中的边界有多广,脚下的世界就有多大。
懂得把控全局,突破认知局限,财富自会源源不断而来。

《教父》里有句话说得好:
“花一秒钟就看透事物本质的人,和花一辈子也看不清事物本质的人,注定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人这一生,都是在为自己的认知买单。
你永远看不到高于眼界的风景,也赚不到超出认知的财富。
思维上的通透与闭塞,决定了物质上的富足与匮乏。
只有不断升级认知,才能突破重重壁垒,站上一览无余的巅峰。
点个“在看”,与朋友们共勉。
作者:许朝暮,本文系每晚一卷书(ID: JYXZ89896)原创,腹有诗书气自华,再忙也别忘记给自己充电,欢迎关注每晚一卷书。

.

































































































































































































































































































































































































































































































































































































.

















































。呢,一看帐帘一起~~子敬进来了,“哎,子敬,你来的正好,快来快来。”他把子敬叫到身边叫他坐下,“你到江边去了吗?”

“啊回禀都督,我去了。”

“看见孔明了吗?”

“看见了。”

“他在干什么?”

“呃~~他没干什么。在船上坐着喝茶呢。”

“哦?”公瑾一愣啊。“子敬,他没说打箭的事儿吗?”

“嘶~没提。”

“什么都没给你说?”

“啊他那个~~~”哎呀,子敬心说好悬呐,差一点儿,我把孔明先生跟我借的这些东西告诉都督,那可真了不得了,我太对不起人家孔明先生了。人家是千叮咛万嘱咐啊。子敬想到这呵儿一咬牙,把要说的话~~~~咽回去了。“啊呵~~都督~~确实什么也没说。”

嗯?周瑜觉得奇怪,这孔明这么踏实?这么稳当?他三天后拿什么交箭呐?“哼哼~~”想到这儿公瑾冷笑一声,“好叭,我看他三日后~~怎样回~复~于我。”

“啊~呵~~对了~~都督~~您等着叭,我跟您告辞了。”子敬也没什么词儿了。

他赶忙离开中军大帐回到自己的营房,悄悄地叫过一员偏将,就把孔明先生所借的那些东西告诉了这个偏将,“你连夜给孔明先生送去。必须~~严守军机呀。你要给我走漏半点儿消息~~我就要你项上的人头。”

“啊~~遵令。”这偏将吓得打个冷战,心说子敬先生怎么这么严厉呀。

这一吩咐就得听?那当然了。赞军校尉~总参谋长~~~下令不听能行嘛。这偏将就把东西送去了。

第二天呐,也就是孔明和周瑜打赌三天交箭的第一天,子敬啊,这心就悬起来了,他替孔明捏着一把冷汗呐。多次派人到江边去打探,看孔明先生干什么呢。回来禀报他,说是孔明先生,坐到小船儿上啊~~下棋呢。诶呀~~~资金心说,还下呀~这棋?何着打箭的动静一点儿没有。

等到了第二天,子敬又派人去窥探。回来禀报说,孔明先生~在小船儿里~~喝酒呢。嘿,这酒你也真喝得下去呀。只剩一天啦。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三天呐,简直子敬有点儿坐卧不安了,就今儿一天啦,我看你拿什么交。孔明啊孔明,你还不着急啊?他又把人派到江边,回来这一禀报,简直把子敬气得要发疯了。怎么回事儿呢?说孔明先生~~在小船儿上~~~睡~觉~呢。哎呀呀~~~可把子敬气坏了,孔明,你可太不象话了。三天期限,第一天~~您下棋,第二天您喝酒,第三天您睡大觉~~~明天一早~~都督就要派军校到江边搬箭了。这可怎么办?

这一天,子敬是如坐针毡呐,他一方面是担心孔明先生的性命啊,更使子敬担心的~~那就是孙刘两家的联合,联合起来共破曹操。这次把人家孔明先生一杀,还怎么破曹哇?我家都督公瑾~~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个事儿?所以把子敬愁的连晚饭都没吃。一直等到二更天,他实在坐不住了,干脆呀,我到江边看看去叭。

子敬来到江边这儿一看由对面来俩人,手里提着灯笼,正是清风、明月那两个小僮儿。“鲁大夫!”

“哎?清风、明月,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呀?”

“奉先生之命,去请您去。多巧哇您来了。我家先生正在船上等候您呢。”

“哦~~~”哈~子敬心说干什么啊?又让我救你命啊?孔明先生,恐怕这有点儿太说不过去了叭。我让你跑你不跑,你借的东西我可都给你了,嘶~怎么那东西我也没看见呐全哪儿去啦?只见那二十只战船都在那儿摆着呢。拿青布都围起来了。鲁肃也没顾得仔细看。

进到船舱来一看孔明先生,还跟往常一样,和颜悦色春风满面的,“呵呵~子敬,我打发两个小僮子去叫你,你来啦。”

“先生,不知叫我哪旁使用?”

“哎~~怎么这么客套呢?我来找你呀是叙谈叙谈,咱们两个喝几杯酒。”

子敬一听还喝酒?可不是么酒都摆上了,喝叭。子敬落了座孔明先生给他满斟了一杯二位就喝上了。喝了会儿啊,有人来禀报:“启禀先生,已近四更。”快到四更天啦。

孔明先生点了点头,“啊~那就开船叭。”

啊?子敬一听什么?开船?在这儿喝着喝着酒怎么开船干嘛啊?

“子敬啊,咱们船到江心痛饮几杯。看看这个夜晚的江景。那该多动人呐。开船开船。”

鲁肃简直有点儿气晕啦。心说孔明先生,您这人可太有点儿没心啦,怎么能这么样儿呢?明儿一早人家都督就要派人来搬箭来了,您还有心拉场的~乘着船到江心饮酒~看江景啊?什么景也看不下去了。子敬想到这儿猛然一转念,诶哟,坏了。怎么回事?我明白了,孔明先生要寻短见。江边儿这儿水太浅了,到江心,宽宽绰绰凉凉快快儿~嘟昂~一下儿下去,那可不行。我得看着点儿。子敬想到这儿啊,他让孔明先生坐到里边儿,他坐到外边儿。心说你要跳江的时候,我好把你拦住。

船还没到江心呢,敢情这时候已经下起雾来了。诶哟这雾这个大哟,雾气弥漫呐。有人进来禀报,说:“先生,外边儿下雾了。”

“哦?”孔明先生把酒杯一推,“子敬,咱们两个去看看呐。赏赏这雾景怎么样。”

子敬一听,这简直是胡赏啊,那雾有什么看的?雾气昭昭什么也看不清楚啊。可是孔明先生已经把他拉上船头来了。二位站到船头上这么一看呐~~诶~~哟~~~~~~大~雾~弥~漫。好大的雾哦,那真是:

上接高天,下垂大地,

梅霖收溽,春阴酿寒,

溟溟漠漠,浩浩漫漫,

穹昊无光,朝阳失色,

鱼鳖遁迹,鸟兽潜踪。

此时,站在船头上是伸手难分五指啊。鲁肃一看他们所乘的这一叶小舟,起伏于波涛飞浪之间,恰好似冯夷、屏翳~下了凡尘一样。

这冯夷、屏翳呀,是神话里边儿传说的~~一位风神,一位水神。

子敬站到船头上往四外看了看,嗯~~不赖,先生会挑地方,这个雾景儿啊倒是值得一看呐。子敬猛这么一回身,哟?他发现在小舟的后边儿啊,有二十只战船,正是自己借给孔明先生的那些船。嘶~子敬还纳闷儿呢,孔明先生约我到江心饮酒,怎么这些船都来了?

这时孔明先生请子敬二次回到船舱接着喝酒。水手进来问:“先生,船还往前行驶吗?”

孔明先生点头,“继续往北行驶啊。”

“哦~~啊?”嘶~子敬一愣啊,往北开?哎呀~~北边儿可不能去呀。怎么回事儿?那边儿是曹营啊。“啊先生,还是不往北去的为好。”

“哎~~乘此大雾,咱们游一游江嘛。来来来,喝酒叭。”孔明先生又给子敬满杯酒,这船就向北边儿开下来了。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水手进来禀报:“启禀先生,我们的船只,已接~近~曹营。”

啊?鲁肃一听赶忙把酒杯放桌子上了,怎么着?咱们的船接近曹营啦?怎么往这儿溜达呀?咱们一没带兵二没带将这不等于送死一样嘛。“先生,赶快调转船头咱们回去叭。”

孔明先生微微一笑,“子敬安坐。”然后先生传令水手,将二十只战船~~头东尾西一字排开,然后,是擂~鼓~呐~喊~鸣~号。

这船怎么能摆开呢?敢情事先呐,孔明先生做好安排,那船都用铁链子连接到一块儿了。唰~~~~~船也摆开了,跟着~嘟嘟嘟嘟~~~咕隆咕隆~~~~~“杀~~呀~~~~~”鼓号齐鸣喊声四起。

这就在曹营的那水寨底下呀,这一嚷嚷这一折腾,水寨上的探报~~飞跑进中军帐,报与了曹操。把曹操吓了一跳,他立刻擂鼓聚将。众文武全来到大帐,都知道了,江东前来劫营。“赶快迎敌!”

“且慢。”曹操摆了摆手。为什么给拦住了?“你们不看看呐,外边儿是大雾弥江啊。为什么人家江东挑这么个日子来偷营劫寨?咱们要是出去迎敌,非上周郎的圈套不可。他一定是有埋伏。”

大家一听,“那怎么办呐?丞相,难道等待他把水寨攻破?”

“哎~~~岂有此理。我怎能坐以待毙。吩咐于禁和毛玠,多调弓弩手,用强弓硬弩和雕翎箭~~将周郎人马射退。”然后又传令,“让旱寨的张辽、许褚,调五千精兵,在江边助射。我看小儿周郎~~~能~奈~我何!”

随着曹丞相这声将令啊,就听这水寨城头上以及旱路两边~~

梆梆梆~~~~~这梆子响,

嗤嗤嗤嗤~~~~万箭齐发呀,箭如雨下,

噗噗噗噗~~~~~~就全射到孔明这二十只船上啦,

叭叭叭叭~~~有的射不中的就都掉水里了,

这通儿乱呐。

子敬在这小船舱里呀,这酒可实在喝不下去了。“孔明先生~~~~~咱们快~逃~叭~~曹操要开水寨杀~出来了。谅我等是插~翅~难飞呀。”

孔明先生~~坦然自若呀,冲着子敬一笑,“子敬,你只管放心叭,你看,天这么大的雾,曹操~他绝不敢~杀出水寨。待一会儿天亮喽,云~消~雾~散,我等再走不迟。”

“哎~~哟~~~~”子敬一听,“那就全~晚~啦。”这不完了嘛这不是。

说子敬吓得直哆嗦嘛,那倒不至于,您别听那京戏那么唱,“鲁子敬在舟中~~浑身栗抖。”紧张确实是紧张啊,但是~~还没达到~浑身上下体似筛糠,子敬~~也不失那大将的风度啊。

不过他最担心,自己身边没有军校和兵将。特别担心孔明先生的安危,这要有点儿差池~~~我可怎么向皇叔交待哟~~~可他一看孔明这个稳当劲儿啊,子敬也踏实多了。干脆我坐下得了。

他刚往那儿一坐~~诶哟哟哟~~不好~~~怎么了?这椅子啊~~歪歪了。子敬一想坏了,今儿晚上我喝多啦。当他注目一端详啊~~不对~~怎么桌子上的杯盘匙箸都往一边儿歪歪呀。哎哎哎~~瞧这酒壶嘿~~咣当~哗~~~壶也倒了酒也洒了。

子敬赶忙站起来伸手就把孔明给抱住了,“先生,别喝啦,这船要翻!”

孔明让子敬坐那儿,“你只管放心这船翻不了。”他回过头来告诉水手,“将船~头~调转。”就是把那船调个个儿。

诶呀,子敬心说我的孔明先生,您怎么还在人家水寨前边儿这儿折腾啊?“咱们快回去叭。”

孔明说:“不忙,雾还没散呢。”

啊?鲁肃一听等那雾散了咱们脑袋就没了。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说话不灵啊。您别看您是总参谋长,这时候得听人家孔明先生。

等这船调过个儿来之后哇,子敬觉得也奇怪,这船不那么歪歪了,和方才一样~那么平稳。哎呀~~子敬这才踏实一点儿。

这时候,那曹营里边儿射箭射得更凶啦。这曹兵也觉得奇怪,吴军呐~~怎么中了那么多的箭就不退呢?带的是什么样儿的藤牌手哇?就是带铁牌手~也挡不住这么多的箭呐。

此时吴军一个水手跑进了船舱,“启禀先生,战船箭已排满。现在是天光大亮,雾气渐消。请先生定夺。”

孔明吩咐一声:“高扯帆篷,火速返回三江口。你等对曹营水寨高喊,谢曹丞相赠箭。”

“遵令。”

嗬~~这军校就喊开喽,“谢曹丞相赠箭!”二十只战船六百多人~~一块儿喊谢箭,顺风能听出五里地去。

随着军校这谢箭的高喊声音,鲁子敬登上船头举目观看,呀~~~只见自己借给孔明的那二十只船呐~~上边儿都是草人儿,那草人儿身上都插满了雕翎箭。冷眼估计,哪只船上的箭也不下六七千支啊。可把子敬乐坏啦,乐得他差点儿掉江里。

哈哈啊~~~~现在才明白呀,我说先生打赌之后一点儿也不慌呢,敢情早已成竹在胸了。

草~船~~借~箭。



孔明派关羽镇守华容道,捉拿曹孟德。

关羽领人马走了之后,孔明军师请刘备上城楼哇~~是登高远望,看周郎~今夜用兵大功告成火烧赤壁。刘备,跟着孔明就上了城楼了。

那么这时候曹营干什么呢?曹操哇,领着文武在中军帐内议论军情,一边儿议论军情啊,一边儿等着黄盖的消息。曹操这心里呀,也很不安稳。他在想啊,说黄盖有意来投我,阚泽前来下了投降书,回去之后~~音信皆无。来到我这儿献连环计的庞统庞士元~跟我说的挺明白,说他回江东啊,劝说江东的那些名士,和武将归顺我曹操,嘶~也没消息啦。尤其是,他派到江东大营去的这蔡忠、蔡和,到现在~~什么信儿也没有。往次啊,隔个三天两日一朝半夕~~总有消息传来。现在~~~一点儿音信没有了。没法儿有了,蔡忠、蔡和早让周瑜派人给看起来了~~~连他们带过去的那些军校~~~甭说出来到曹营送封信呐,你就上趟厕所,后边儿都有四个人跟着。前文书咱们已经说过啦,大活人还想走出周瑜的大营啊?连鱼~~都趴到江底儿上,不上来了。那气氛太紧张了。看的是严严的呀,风丝儿不透。曹操能不担心嘛。

可是他这表面上还怕文武看出他的心事,他还得给这些人鼓鼓气儿。“呵呵~列位,现在咱们一切都就绪啦,可以说是完全具备,只等~~生擒小儿周郎了。那么咱们怎么打这江东呢?如今只等黄盖消息啦,黄盖信息一来咱们是立~刻~出~兵。”

众文武一听,“丞相言之有理。”

正在这时候,帐帘儿一挑,从外边儿进来一个人,谁呀?程昱。曹操一看呐,程昱的神情很紧张。怎么回事儿呢?程昱今天下半晌啊,在这各个水寨他转了一圈儿了。尤其这东南风一起,程昱这个心里头一直不踏实。特别是下半晌儿这风是越刮越大。程昱一想,不好,我得跟丞相说一声。所以他跑到大帐来了。

曹操一眼就看出来了,“程先生,你有什么事么?”

“丞相,今天风向变了。原来刮的是西北风,现在变成东南风,而且风是越刮越紧。嘶~我看如果~~江东要用火攻,于我军不利呀。丞相,不可不察。”

“呵呵哈哈哈~~”曹操笑了。“仲德,我算计着你就得来找我。刚才我已经出去看过啦。为大将者,应该先明天时~次察地理然后以法用兵。多算胜少算败况无算乎?”曹操说这什么意思啊?他说这为大将领兵啊,你就得会算计,你想的呀~这道道儿多点儿,就能取胜,算计的差点儿~~就有失败的可能,没有算计~~那得光打败仗。“仲德你别忘啦,冬至宜阳生夏至宜阴生啊。虽然今天刮点儿东南风,也不~足~为怪。”这冬至宜阳生怎么回事儿啊?就是古代年间呐,认识这个自然科学和气象变化讲究阴阳。就是说到冬至这天呐,风向有可能变换,因为到了极点了。冬至一到呢,就意味着春天的来临。这叫冬至宜阳生。夏至宜阴生呢?到了夏至这天呢,也就意味着秋天和冬天的到来。说刮这么一天东南风啊,这不算什么。“仲德~~不~必~担忧。一旁坐下。”

程先生只好坐那儿了。

就在这时候,由外边儿跑进来一个中军,“启禀丞相,江东黄盖~派小校前来下书。”

“哦?呵呵~~”曹操一听,“来得好哇。唤他进来。”

这个小校一进大帐双膝跪倒,“叩见丞相。”啪~把书信往头上这么一顶,说是,“我家老将军黄盖~~呈递给丞相您的手书。”

“拿了过来。”

把书信拿过来~啪~他扯开这么一看,信写得很简单,说是我黄盖呀~给您去过信了,阚泽先生回来都跟我说了。承蒙丞相您~~收留我。我早想投奔麾下,不过周郎看管太紧,不得抽身。今天呐,周瑜由鄱阳湖调来了粮草,正好他派我巡营瞭哨,我借此机会,押着粮船,并且斩江东大将首级,黄昏之后前来归顺丞相。船头插青龙牙旗为号,望丞相派兵迎接。

曹操看完这信这高兴啊,“哈嘿~~~公覆来降,天~助~操~也!”当时他重赏了下书的小校。随后,曹操吩咐:“把毛玠、于禁,请到大帐。”

两位水军都督来了,见曹操叉手施礼,“不知丞相~~哪旁吩咐?”

“二位都督,今日请你们~~升~帐~派兵啊。”

“啊?”毛玠看了看于禁,于禁看看毛玠,俩人愣了。怎么?“丞相~~您派叭,派兵~~我等怎敢呐。有丞相在此啊。”

“哎~~~你们为水军都督嘛。上次连环战舟之后,你们不是请我看过水寨嘛,我看布置有方啊。今日你等只管派来。老夫~~也要听候调遣呐。”

俩都督~是诚惶诚恐啊,给曹操深施一礼。曹操说完之后,把座位往帅案旁边儿这么一搬,坐那儿了,正位儿,让给两位都督了。毛玠、于禁推让了几句,“啊,还是毛将军传令叭。”“哎,于将军传令。”“来,你我共同传令。”

众文武都到啦,这些文臣武将一看,曹丞相都坐到旁边儿了,诶哟嚯,这两位都督了不得呀。今天,是有令则行啊,都得听着。

毛玠把令箭拿起来了,“张郃听令。”

“在。”

“派你为水寨前军。如果~黄盖~降船一到,你立刻派人接应~然后尾随黄盖杀奔江东,不得有误。”

“得令。”

“吕虔何在。”

“在。”

“派你为后军接应张郃将军。只要张郃人马出动你就立刻催动战船紧随其后不得有误。”

“得令。”

“文聘、吕通。”

“有。”

“在。”

“你等领水军分为左右。”

“遵令。”

然后毛玠派徐晃为旱路前军,李典为旱路后军,乐进为左军夏侯渊为右军,水路督应使夏侯惇、曹洪,往来监战使许褚、张辽。大小战船搭配。毛玠、于禁特别调遣了三千虎头藤牌手,摆在帅船前。这干什么用?严防江东~~箭弩相攻啊。诸葛亮~~不是用草船在曹营这儿借去十多万支箭嘛,防止他~用借去的那箭~射咱们。

曹操,不住地点头哇。

等把人马派完了,毛玠、于禁看着曹操,那意思~嘶~丞相您看看,我们派兵得法不得法呀?曹操微微一笑,竖起大指夸赞:“毛玠、于禁二位都督~~是布置有方啊。古人云,精卒必有兼人之计。”说精壮士卒啊,你会一样儿不行,得会多样。“大者剑戟,小者弓弩,非得名师教习不得尽善呐。今天,我曹营水军~~能这样条理有法,那是多亏毛玠、于禁两位都督。”

嗬,毛玠、于禁这么一听,丞相当众夸赞,美不叽儿的,特别那么痛快。毛玠、于禁吩咐一声,在水寨中央设三条大船,左边儿是毛玠右边儿是于禁正当中帅船~是曹操的。

曹操吩咐,早开战饭,今夜登上水寨专候黄盖来降。、

天刚眼擦黑儿,曹操就上了帅船了,手捻长髯~迎风而立呀。就等黄盖啦。

黄盖呀,已经由江东大营出发啦。

江东大营,比曹操这边儿紧张得多。因为都督早已经吩咐啦,周瑜说的很清楚,都不许开战饭了。吃饭都不吃了,那怎么办呢?早就准备好了水葫芦干粮袋啦。只等东风一起,就向曹营发起火攻啦。

太阳刚一压山,都督升帐了,吩咐一声,“来,将蔡和~~绑了!”

捆绑手过去~咵~~的一下子,就把蔡和给捆起来了。蔡和傻了,“哎呀都督~~蔡和无罪!”

“呸,你敢前来诈降我江东大营。我派甘宁带走蔡忠,把你留下来另有所用。今夜本督要起兵破曹了,留下你作为一个福物,祭我的大~纛~旗。”过去古代打仗啊,很讲究这套,得祭旗啊。所以把蔡和留下了就是为这个。

蔡和一听,啊?把我祭旗?“哎呀都督~~~不错~~我是奉曹操之命前来诈降。可是我被逼无奈。诶~你们这大营之中也有私通曹丞相的人。”

“什么人?”

“阚泽、甘宁。”

“哈哈呵呵呵~~”周瑜笑了,“那是本~督~的安排。”

“唉~~哟~~~~~”蔡和咧嘴了,还想分辩,不容分说了。

“推到江边,斩了。”

把蔡和拉到江边~咔嚓~一刀人头砍下,把他那血~噗噜~~~往那旗子上这么一甩,这就算祭了旗了。

然后都督传令,让黄盖~开船。

老将军一听这高兴啊,就等这道令啦。黄盖,和韩当、蒋钦、陈武、周泰打了一个招呼,那意思,你们要紧跟着我,可千万别落下呀。然后老黄盖告诉,“扯旗!”扑噜扑扑扑~~~~大红旗扯起来了,上书四个大字~先锋黄盖。老将军头戴扎巾,身穿软甲,手提宝刀,站立船头,吩咐一声:“飞棹!”飞棹怎么回事儿?就把那橹摇起来呀,有多大劲儿使多大劲儿,高扯帆蓬~直奔曹营。

呜~哇~~~~~~一千多只战舟一块儿出动,怎么那么些船呐?啊,蒋钦、韩当、周泰、陈武,一个人三百只战船呐,每三百只战船前边儿都有二十只火船呐,是紧随老黄盖火船之后,是三百只战船为一队,几乎都要把江面铺满了。不用飞棹驶船呐,你就不用划桨也甭掌舵,这船就~日~日~~的~~往江北飞。那怎么回事儿?风大呀。呜~~呼~~~~呜~~~~风吹水面,白浪拍天,江水滚滚,浪花翻腾。呜~哗~~~~~~嗬,好威风啊。

老黄盖抬头一看,天空中,月明星稀,月光如昼,跟白天一样。老黄盖~是江东三世老臣呐,跟随东吴主~~南征北战东挡西杀多年啦,他算是江东老户啦,还从未赏识过~~长江的景色。大概也许没那工夫儿。今儿晚上也不知怎么了,老黄盖注意看了看~~长江两岸,诶呀~~~好一派江南的风光啊,真是长江如画~~景色宜人。诶呀~~黄盖心想,为了我主孙权的霸业,为了我江东黎民百姓的安居,今日,我要与曹操是以~死~相~拼。

小校来报:“前面离曹营~~不远了。”

黄盖把宝刀一举,什么意思?他告诉后边儿韩当、周泰,把距离拉开点儿,别离得太近,可是也别离得太远。离太近了~唬了半片来那么些船~~曹操不生疑啊?离远喽?离远了我这火攻~哗~一下儿火船着了~~~后边儿接不上面儿~~那怎么办呐。所以这事儿~~还挺难呐。得远近得当啊。

要不怎么说,赤壁大战,是历史上著名的战役呢。这赤壁在哪儿啊?就是现在的湖北省嘉鱼县东北。在长江的南岸。现在曹操的营寨呢~~在长江的北岸,周瑜在南岸。老黄盖领着火船呐~是由南往北。

眼看离曹营水寨是越来越近啦,探马飞报曹操:“启禀丞相,江东的船来啦。船头上~~遍插青龙牙旗。”

“啊?哦~~~~”曹操赶忙站起来了,手打凉棚往远处看呐,对~~~是黄盖的粮船呐。没错儿。老夫全看见了。他吩咐,“让毛玠、于禁传令,开水寨,接黄盖。”

“且慢。”程昱过来了。“丞相,不能开水寨。”

“嗯?程先生,你因何拦阻啊?”曹操心想咱们大伙儿站这儿半天啦,等什么呀?就等黄盖啊。好不容易黄盖押着粮船来了,你看,你怎么不让我接呀?

“丞相,我看粮~船~有诈。”

“嗯?嘶~~~~”曹操愣了,“程先生,诈在何处?”

“丞相,要真是载粮船呐,那船重,而且稳。现在,船是非常的轻浮,而且行驶地这么快,不象是装粮食的船。”

对呀,粮食这东西最沉了,而且那船吃水也不一样。程昱的眼神够好的?敢情,哪只眼都一点二,既不远视也不近视啊~看得特别清楚。

曹操愣了,“哦~~待我看来。”他探身注目仔细这么一看呐~~~嘶~~对,这船怎么轻飘飘地往这边儿来啊,而且~~还这么快,哎这怎么办呢?是让他进来不让他进来?

“丞相,应该派人去过问过问。如果是粮船,放他进来。不是,就把他挡在水寨外边儿。”

“言之有理~~哎~~”曹操一摆手。

这时候应该是张郃去阻挡,文聘呐~~想讨个好儿。这文聘自从归顺曹操以来,他觉得自己呀没立几个功,啊~就在长坂坡那呵儿追赵云,结果追到当阳桥前~~让张飞一嗓子~~还把他给吓回去了。今儿个,他要露露脸。“啊丞相,我愿讨令。”

“文聘,多加小心。”

“丞~~相~望安。船来。”

他一点手,叫大船,大船动不了窝儿,怎么回事儿?全在一块儿拴着呢,最少是十只飙到一块儿了。大铁链子,钉子往上这么一楔,结实着的呢。十船为一队呀,全连着呢。嘿,连环计嘛,船倒是挺平稳的,因为上边都铺着板子呢,那板子是又厚又宽呐,而且全是红松,还倍儿干,干嘛那么干呐?烧着得劲呐。

所以文聘叫不来大船,只好叫小舟。小舟也动不了地方,也在一块儿连着呢。最少的是二十只三十只~连成一片。那怎么办呢?就有那么五十多只小船儿来往巡梭。

文聘呐,乘上小舟,冲出水寨,迎着黄盖的船就过来了。他大吼一声:“来船停住!丞相有令,待我看过船只你们再~进~水寨。”

老黄盖手提宝刀一看~~~哎?这谁呀?黄盖不认得文聘,旁边儿一个小校告诉他,“老将军,这就是那荆州降将,文聘。”

“哦~~”黄盖一想,干什么?曹操让你上我的船来检查来呀?那哪儿行啊。“弓箭伺候。”

“是。”

黄盖把宝刀交给小校伸手把弓箭接过来了,啪~那箭一搭弦~嘎嘣~噗~~~~弓弦响处,文聘~~是应声而倒啊。箭中肩窝。“哎呀~~~”扑~~就躺到那小船儿上了。

老黄盖接过宝刀一跺船头~~腾~腾~腾~~~那意思啊~~快~点儿~开。随后,他一转身,就往船后边儿跑。干嘛往船尾上跑啊?敢情黄盖~这二十只火船后边儿啊,每一条火船后边儿都带着一小舢板。那是干嘛呀?那火一着起来,江东的军校不能全在船上等着挨烧啊。这大伙儿就明白啦,老将军吩咐这是点火。

有人~哗~~~把引火物这么一摆~扑~~~呜~~~~~~这火就着起来了。

黄盖以及众军校全都跳到小船上~咔嚓~一下儿把缆绳斩断,这大船就不管啦。这些火船~往哪儿开呀?曹营啊。没人驶船能行吗?哎~用不着人驶船啦,那东风这么一鼓啊,鼓动帆蓬,这船都象飞起来一样,呜~哇~~~~~~火船就奔曹操的水寨来了。这已经到了曹操的眼皮子底下了,一展眼的工夫儿就接近曹操的水寨了。嘟昂~嘟昂~嘟昂~~~这船就撞上了。这一撞还怪呢,撞上你还就摆脱不了了。怎么回事儿?黄盖那船头上不是楔着不少大钉子嘛,而且那钉子前边儿是尖儿往回还有钩儿,是连扎带拉呀,飙上烧,没跑儿。

后边儿韩当、周泰、蒋钦、陈武一看,黄盖老将军火船发出去了,“快!”他们这么一摆手,那八十只火船紧随黄盖船后~呜~哗~~~~就上来了。

我的个天呐,风助火势是火随风飞兵仗火威火虚兵硬,满江火滚一派通红,金蛇乱窜火焰冲天呐。烧~起来了。

把曹军给吓得呀,魂~飞~魄散呐。

大将张郃吩咐一声:“赶快!用藤牌拒火!”

烧迷糊了。怎么回事儿呢?哪儿有用藤牌拒火的,那玩意儿能把火挡住嘛?火一见藤牌~~藤子的~~那是盾牌,挡个刀枪什么的行,挡火呀~~~那~哪儿行啊,全着啦。诶哟~~~把这些藤牌手给烧得~~嘟昂~嘟昂~~~把藤牌就扔了。往哪儿扔啊?你们倒往江里扔啊,好么~他们全往船上撇。叮~当~嗖~吡啊~~到处是火球呀。恐怕这火势不够劲儿。

一展眼的工夫儿,大船着了小船着了帅船着了,那将军们身上也见了火了士卒身上也是火呀。有人就在那船板上打滚儿。打滚儿干嘛呀?他们粗通道理,说土能克火,身上着火一打滚儿啊,就能灭。那是在旱路,这是在船上,那船上净是板子,你打滚儿哪儿行啊。这一打滚儿可倒好全着了。

曹操立刻吩咐,“赶快救火!”

拿什么救啊?用水叭。怎么把这江水弄到船上来呀?锅碗儿瓢盆儿~~~什么也没有哇,干脆,拿帽子崴得了。崴?够得着吗?

诶哟烧得这惨喏,不论是将军还是小校,在这船上是横冲直撞,有的呀,烧得受不了啦,干脆往江里跳叭。噼哩扑通噼哩扑通~~~~下饺子一样往下跳哇。淹死的不知有多少,还有砸死的呢。怎么砸死的?扑通~一下儿跳下去一排,他不能总在水里呆着,他得上来呀。哗~~刚往水皮儿上这么一冒头,第二排跳下来了,把第一排又给砸下去了。

曹操再一看呐,我身边的这些大将都哪儿去了?大将一个没少,干嘛呢?都在船头那儿蹲着呢。曹操这气,这么大的火~~你们不救火蹲那儿干什么呀?他拢眼神一看呐,嗨嗨唉~~~敢情那些将校啊,都蹲到那呵儿摘那链子呢。有的用刀剑~咔咔~~剁那铁链子,有的呀用刀剑起那钉子。他们的想法倒挺好哇,想把这钉子起下来链子弄断喽让这船放开,别在一块儿这么连着了。起不下钉子来,也剁不开那链子,连得太瓷实了。

庞统好厉害的连环计呀。

这时候,曹操就有点儿蒙了,因为他的眉毛也着了金冠也起了火了胡子也打了卷儿了袍子也烧剩了一半儿了。就在这工夫~腾腾腾~由身后过来一员大将,“丞相勿慌,随我来。”

他一看原来是张辽,“唉呀~~张将军。”

张辽搀着曹操由大船上就上了小船儿了。刚到小船儿上,从打对面儿啊,江东火船之中飞来一只小舟,船头上站立一员老将,正是老将军黄盖。他手提宝刀在那儿找呢,找谁呢?找曹操。黄盖不认识曹操,猛地他发现了有一人穿着大红袍被人由打战船上给搀下来了。

哦~~~甭问,这一定是曹操。黄盖想到这儿把牙这么一咬,老夫苦肉计没白献呐,今日,我要斩~曹~~报~功。



玄德赶忙上前施礼呀,“迂夫刘备,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曾两次前来拜访,未得一见。留下了一封书信,不知先生,可曾看过?”

孔明还礼,“亮乃南阳野人,疏懒成性,屡蒙将军往临,不胜愧赧呐。”真有学问呐,就是说让你白跑了好几趟啊,我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两个人叙礼已毕分宾主落座,童儿把茶,打过来了。“昨天我看了将军的一封书信,这封书信,写得是忧国忧民呐。所恨得就是我,诸葛亮年幼才疏,恐怕有误下问呐。”

玄德一听,赶忙拱手,“先生太谦啦。司马德操,和徐元直,都跟我说过先生。先生有匡扶宇宙之才,吞吐天地之志。他们,岂能虚谈呐。”

“诶呀~~将军呐,德操与元直,都是当今之高士啊。亮,不过是一耕夫。”我就是个农民。“怎敢谈天下大事。二公谬举啊。将军,为何舍美玉~~而来求顽石呢?”孔明这意思就是说,司马德操和徐元直啊,都是世间之美玉呀,你怎么不去求他们呢?来到隆中求我这块石头呢?这二位虽然推荐我,可是他们荐举错啦。

玄德听到这呵儿,拱了拱手,“先生您太谦了。常言说,大贤学成文武之业,应立身行道于当时,扬名于后世啊,以显父母此为孝也。救民于水火之中致君于尧舜之道此为忠也。孔子尚游于列国,教化世人呐,先生抱惊世奇才,岂可空老于林泉之下。愿先生以天下苍生为念,开备愚鲁于赐教。”

玄德这番话说的非常客气,但是也很有道理。他说象先生您这么大的本领,您怎么能够,不出得山来为国报效呢?既能扬名后世,还增光耀祖,您这不就是尽了孝了嘛。救民于水火,搭救了老百姓,皇帝身边要有您这样的明臣,那么这个皇帝也会是个好皇帝,那么您也算尽了忠了。孔夫子学问大不大?那么大的学问他周游列国,教化了很多人呐,先生您,这么大的才学,怎么能够就空老于林泉之下,您就在隆中这儿抱头一忍啦?先生啊,您应该以天下苍生为念,您开导开导我,教我点儿办法叭。

孔明笑了,“呵呵呵~~~将军,那我倒要听听,将军之志。”你是怎么想的,可以跟我说说吗?

玄德听到这儿,他看了看,先生身边的那个小童儿。孔明先生就明白了,意思是,这屋里不要有其他人,我单独和先生您谈谈。作为玄德没法儿说,说你出去。自己的人行啊,你们两厢退下。先生的书童,那自己怎么好意思呢?孔明先生,朝小书童摆了摆手,小书童就退出去了。这个书童很聪明,出去之后,他还把门给带上了。

玄德很高兴啊。这时玄德,往孔明先生跟前坐了坐。“先生啊,汉室倾颓,奸臣窃命,备不量力,欲伸大义于天下,而智术浅短,迄无所就。惟先生开其愚而拯其厄,实为万幸。”

说这几句话,玄德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他说现在,汉室衰落,奸臣霸占着朝纲,皇帝受着欺负。我知道自己呀,无才无德,没有力量,可是我还想,为天下申明大义。恨只恨呐,自己想不出办法来,以至于这些年来我东奔西跑,直到今天没有一点儿成就。可是,我又不肯就此罢休。为此我特地来拜求先生,请先生您,指教指教我,应该怎么办。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嘶~孔明很感动。他感动什么呢?他听出来,玄德是实心实意,把自己的心事全说出来了。就象啊,战国时期燕昭王一见乐毅,就把心里话全掏出来一样啊。孔明呢,也就赤诚相见了。把自己这些年来,在隆中苦读纵观天下大势及自己的一些想法,就说出来了。

“将军呐,自从董卓造逆以来,天下豪杰并起。曹操,势不及袁绍哇,而竟能克绍者,非为天时,亦以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此成不可与争锋。”

孔明说呀,自从董卓作乱以来,群雄并起呀,各抢地盘儿啊,占州的占州,占郡的占郡,数都数不过来了。势力最大的,那就是袁绍和曹操。曹操比袁绍,名望小人马也不多,可是他居然,能把袁绍给打败了,是转弱为强。这不单他依靠了时机,主要是在于人谋哇。他手底下有能人。现在曹操已拥有一百多万人马了,挟天子号令诸侯。当前呐,实在没有法子和他去针锋相对地争斗啦。

“孙权据有江东已立三世。国显而民富。此可用为援,而不可图也。”

说孙权怎么样呢?孙权占据着江东,已经三辈子了。从他父亲孙坚,他哥哥孙策,到孙权这儿。他那个地势非常好,地势非常险要,是人民附和呀。而且有才能的人呢,愿意替他出力。现在他的根基很巩固。如今呢,只能跟他交好,作为一个外援,就是团结他,联合他,不能跟他为敌呀。

“荆州北据汉沔,莅近南海,东连吴会(读作:快)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非其主不能守。时待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异乎?”

孔明说荆州这个地方啊,北边是直通汉沔,陕西省勉县东南呐,有一条河,叫沔水,到汉中呢,往东流叫汉水,所以有时候说这汉沔呐,就指的就是汉水了。南边儿,可以尽量利用南海的利益,东边儿接连吴会,吴郡,就是会稽郡呐,西边儿通巴蜀。这么大片儿地方呀,从古以来,就是一个用武的好地方。可是这地方的主人守不住它。这指的就是刘表。是上天留给将军你的,不知道将军你有没有意思,要这个地方?

“益州乃天府之国,高祖立业之地,民殷国富。今刘璋镇守,其人软弱无能,智能之士皆思明主哇。将军乃汉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若得荆益二州,西和诸戎南抚彝越,外结孙权内修理政。一旦天下有变,将军,亲率大军,从秦川出兵,直取中原,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此亮~为~将~军~所谋。”

说到这儿孔明把门外的童儿叫进来,取过来一张图,是西川五十四州地形图哇,说:“将军欲成霸业,被让曹操占天时,南让孙权占地利,将军可占人和,以成鼎足之势,然后再图中原。”

诸葛孔明,未出茅庐,已定三分~~天下。





阅读 545
写下你的留言

:,。视频小程序赞,轻点两下取消赞在看,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
本文由新墨整理并发布。转载来自互联网,若侵权则删除!
新墨5年开发经验,45名团队成员,上线已达100+产品,于北京和成都2个城市提供技术开发服务。致力于提供APP开发,小程序开发,微信开发,IOT物联网开发,电商系统开发,教育系统开发,H5开发,游戏开发,用户体验设计,课件设计

新墨官网地址:http://www.sinmore.com.cn/
新墨物联网站:http://www.sinmore.cn/
布鸽科技:http://www.buge.vip/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