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GMV翻10倍,这届年轻人,一边抠门一边买奢侈品

冯颖星 / 2021-08-29 11:31:54

一年GMV翻10倍,这届年轻人,一边抠门一边买奢侈品
原创 冯颖星 投中网 今天
图片

图片

年轻人又将“抠门”带到了奢侈品领域的消费。


文丨冯颖星

来源丨投中网



一周前,我们曾撰文探讨,在“抠门”这件事情上,年轻人们有巨大的热情。(传递门:这届年轻人,用“抠门”撑起了300亿市场)话音刚落,投中网独家获悉,上次讨论的临期食品品牌“好特卖”又引入了新一轮融资。目前已知的是,五源资本与嘉远资本入局,近期还会有资本进驻,预计将于月底完成本轮融资。

 

如果说,零食这个行业,年轻人尚有“抠门”的热情不足为怪。现在,他们又将手伸向了奢侈品领域的消费。“奢侈品”、“抠门”,两个似乎相反方向的词汇,居然在相对下行的时间窗口,在年轻人身上得到了有机结合,带火了一个并不算新的消费市场——二手奢侈品行业。

 

“2020年一年,我们的用户数和交易量翻了5倍,2021年接着翻”,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红布林相关负责人告诉投中网,言辞中难掩喜气洋洋。另一个二奢交易平台包大师的投资人则对我们透露,“去年到现在,GMV翻了10倍。整个行业的增长平均下来至少也有两三倍。”

 

心上的创始人董博文则直接上阵在抖音开起了直播。每周至少三天的直播里,上万人每日蹲守,一经开播,迅速涌进直播间,数万元的一个包,时常有上百人出手去抢,超售是常有的事,董博文不得不劝粉丝去退款。开抖音号的15个月来,她已经做了近200场直播,积累了82万的抖音粉丝。这样的账号,在心上旗下还有多个。谈起进驻直播这个领域,董博文感叹确实潜力巨大,“头部主播月均销售额,甚至能顶上一个上市公司一年的收入。”

 

那么,年轻人们的奢侈品消费热情真的有这么高涨?私下里,我向身边90-00年的朋友们打探了一番,在这个并不严谨的样本群体里,居然有将近一半的年轻人告诉我,“自己花钱买的第一个奢侈品包包,是二手的”。

 

今天我们就来拆解,年轻人“抠门”生意第二弹:二手奢侈品行业为什么突然爆火?这个行业真的赚钱吗?资本对于这个行业,究竟是什么态度?现在再来进行这个行业创业,还来得及么?

 



转卖一条项链赚3万,谁在热衷二手奢侈品

 



92年的吉吉是多件二手奢侈品的持有者,香奈儿三大金刚、迪奥经典戴妃、爱马仕手表应有尽有。凭借时常逛中古店的嗅觉,吉吉每次出手的目标都很清晰,“能被专柜复刻的经典款、品牌力、折旧程度和换手率。”虽然只是普通白领,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是在盲目消费,甚至某种程度上,她甚至将入手二手奢侈品当作理财方式。“一些扛跌的二手奢侈品,不仅不会贬值,甚至使用一段时间在合适的时机出手,反倒还会赚钱。”

 

红布林在8月10日发布的《2021上半年二手奢侈品消费榜》佐证了这一点,转卖一条香奈儿双C项链能让一名消费者净赚超过3.7万元,转卖一只爱马仕铂金包能让一名消费者净赚超过2.5万元,转卖爱马仕凯莉包也能让消费者净赚1万元以上。

 

但这并不是年轻人选择二手奢侈品的唯一原因。如若要探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这个品类进行消费的原动力,我们先来看看外部环境究竟有了哪些变化。

 

首先,二手奢侈品绝非新鲜物种,在日本、英国、法国均有成熟的行业体系。在亚洲国家中,日本一直都以行业体系完善闻名,即使1989年日本爆发经济危机,在其他产业因为经济泡沫破裂而遭受重创之际,奢侈品牌却因为办公室白领的持续购买而屹立不倒,目前整个行业规模居于全球第二位,占据了28%的份额。相比之下,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起步较晚,2008年左右才有显现,但伴随着假货泛滥、市场不规范等乱象,一直发展缓慢,直到2015年随着具备标准鉴定流程的交易平台出现,才开始加速。我们熟知的红布林、包大师、心上等平台,几乎都是在2015年前后成立。

 

真正的行业爆发是在2020年。你或许很难想象,疫情居然是这个行业爆发最直接导火索。“疫情之后,出国受限,原先已经养成出国进行奢侈品消费的人群失去了解决这一需求的最直接通道,代购的源头也直接截断,只能向内解决。与此同时,疫情之下,消费者对未来的收入预期也不如此前乐观,用更少的钱解决最大的需求成了最直接的办法,如果又想持续换新,二手奢侈品就是一个更高性价比的选择”,华映资本投资总监刘天杰对投中网分析称。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力量是,抖音等视频直播的快速崛起,正在给这个非标的行业注入大众普及以及快速展销的可能。根据抖音电商二手商品行业公布的一组活动数据,仅#二奢超u态度#话题活动,全平台总曝光量达到了4000万,其中黑马商家最高总结算GMV完成度近200%,直播间里,活动商家总交易量同比上月增长135%,这也就不难理解,心上创始人董博文所说的,头部主播月度交易量甚至能超过一些上市公司一年的营收。

 

此外,这个行业也正朝着低龄化的方向发展,初步入职场人群对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能力显著提升。以红布林平台数据为例,其披露的用户数据显示,超八成用户为女性卖家,90后、00后占比达64%,主要用户群体来自于常驻北上广深等学历较高人群。

 



估值暴涨,多家平台融资,行业可达万亿规模

 



外部环境的变化,消费场景的变更,消费人群的拓展,正在拓展一个巨大的市场。2020年中国奢侈品线上市场激增约150%,占全球奢侈品市场份额20%。仅在单一季度内,二手奢侈品电商市场也增长逾500亿人民币。

 

那么,这块蛋糕究竟有多大?

 

按照过去10年中国人在境内外消费的奢侈品中位数5千亿为基准,中国现有奢侈品的存量至少在5万亿元,二手折旧系数3-5折,相乘后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是数万亿的市场。对比欧洲日本等成熟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能做到20%-30%的流通率,对标可见,目前中国的二奢有效流转规模大约在数千亿。而《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则预测,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未来可达万亿规模。

 

市场正在释放,资本们也正在紧盯这个市场。虽然目前国内知名的二手奢侈品平台两只手数的过来,但疫情以来,二手奢侈品平台被爆出的融资就已超10起。2021年以来,也有4家平台完成融资。融资平台和进驻资方如下:

 

5月,只二完成了数千万美元规模的C轮融资,由明裕资本领投,天府基金、元璟资本、红点中国、赫斯特资本跟投。

 

6月,妃鱼已完成近3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某著名美元基金和五岳资本N5Capital联合领投,君联资本、经纬中国、晨晖创投等老股东加码跟投。

 

同在6月,胖虎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星纳赫资本和ATM Capital联合领投,老股东渶策资本、彬复资本追加投资。据了解,相比于B轮融资,胖虎奢侈品的估值提升了数倍。

 

7月,二手奢侈品平台值耀获5500万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由万物新生(爱回收)集团战略领投,早期投资人华盖资本、晨山资本、清新资本、歌斐资产跟投。

 

这些入场的资方里,有头有脸的头部美元基金,也有产业基金。融资的目的多为用于数据和供应链能力的提升。资方除了给钱外,还会给配套。比如,万物新生集团在给值耀进行投资之外,还为值耀开放线上流量及线下近千家门店作为其开展二手奢侈品业务的入口及服务配套,颇有些硝烟味道。

 

那么,二手奢侈品行业,到底赚钱么?投中网多方打探,得到的答案是清一色的肯定。“目前你能叫得上名字的二手奢侈品电商,GMV都在数亿元到几十亿不等。”红布林创始人徐薇则直言,一件商品只卖一个的直播,单场直播下来可以卖到一两百万。

 

对于二手奢侈品行业来说,不同的运营模式也会对应不同的成本。如若需要自己的一笔资金垫资去做流转,整体净利可达20%-30%;如若主攻供应链和信息撮合的生意,净利则在10%-15%之间。“这个利润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已经很高了。要知道,很多消费类创业公司成本都很高,流量成本就是一笔不菲的数字。但对于二手奢侈品行业而言,这个行业并不烧钱。”刘天杰告诉投中网。

 

于是,资方进驻之时,也都带有较高的预期。刘天杰曾在两年多前投资了包大师,现在再来看这个行业,已经比刚投资时更为完善。“整个行业的利润率相对来说都比较好,合规性也很强,而且国外也有成熟的对标。目前的二手奢侈品平台,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出两三家上市公司应该没有问题。”

 



“分散”、“非标”,二奢创业的模式之困

 



谈论完行业火热的原因,资方对这个行业的态度,接下来再来看一下创业端。

 

目前的二手奢侈品市场,主要以“二奢中古店”、“传统二手交易平台”以及“新兴二手电商”三大类为主。不同的形态之间,运营模式不尽相同。即便在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也有的企业专门去做线上流量,有的企业主要为小点赋能,有的企业主攻供应链……比如,胖虎就曾重金收购货源,而心上、红布林等品牌,则主要采取C2B2C的寄卖模式或与线下中古店合作的B2B2C模式。

 

“每种模式都在往前跑,现在还没有到互相打仗的时候。”有投资人告诉投中网。但他同时认为,上游供应链的模式显然更有价值。但这个行业并不是那么好做。

 

以往,供应链方向之所以一直都未被充分线上化、标准化、平台化,是因为供应链本身极度“分散”和“非标”。二手奢侈品SKU是海量数量,且一件只有一个,每件品牌、款式、尺寸、瑕疵情况等各不相同。非标、分散带来的好处是尚未有巨头渗透,带来的坏处就是“难做”——如何把分散的商品高效聚合在一起,把标准做透明、把交易世界拉平,这也是二奢市场玩家的终极考题。这也就不难理解,鳞次栉比的企业融资,用途几乎都会提到数据和供应链能力的提升。

 

谈及心上的优势,董博文也强调称,“拥有非常完善的大数据算法,给闲置商品合理定价,可以帮助卖家比较快速地卖掉闲置,买家也会相对高性价比地买到自己喜欢的货品。”背后的本质,还是数据与供应链问题。

 

另外一个痛点还在于货源的组织。“现在整个上游的组织形式还是非常杂乱,渠道杂乱、真假混杂,鉴定成本也很高,你很难找到一盘比较好比较完整的货源直接去卖,这需要有很强的精细化运作能力”,刘天杰说。“这就像二手车、咸鱼、转转,等一切二手交易平台一样,谁能有持续盘到优质货源的能力,并借助互联网,精准的与下游流量相结合,便能成为这个链条上价值最大的一方。”



那么,如果现在再进行这个行业的创业,是否是个好时机?刘天杰认为,如果只是线下的二手店,一直都有机会,但对启动资金的要求相对较高,“至少有个几百万的货款进行囤货。其次,最现实的问题还是在于有鉴别真假的能力,这种能力是需要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和训练的。”



但如果说想再造一个线上奢侈品交易平台,挑战则会很残酷。“现在已经没什么太多机会了,平台级赛道已经比较拥挤,头部品牌都有较大的融资加持。这些头部品牌不管是资金实力还是运营能力已经形成领先优势,如果想做一个全新的平台,就必须找到一个独特的点,这个点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找得到。”



(受采访者要求,文中吉吉为化名)



图片



投中网旗下东四十条资本
随手关注,更深入了解创投圈

图片
转载、合作、加入粉丝群请联系小助理
(微信号:ChinaVentureWeixin)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阅读 5440
写下你的留言



----------------------------
本文由新墨整理并发布。转载来自互联网,若侵权则删除!
新墨5年开发经验,45名团队成员,上线已达100+产品,于北京和成都2个城市提供技术开发服务。致力于提供APP开发,小程序开发,微信开发,IOT物联网开发,电商系统开发,教育系统开发,H5开发,游戏开发,用户体验设计,课件设计

新墨官网地址:http://www.sinmore.com.cn/
新墨物联网站:http://www.sinmore.cn/
布鸽科技:http://www.buge.vip/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