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活在一头沉默大象的阴影中

斯特拉 / 2021-08-29 11:41:24

世界活在一头沉默大象的阴影中
原创 斯特拉 楚尘文化 今天
图片


“可是理想的动物社会没有盼到,而他们反倒落入了这样一个时代:谁也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动辄狂吠不止的恶犬到处横行,你不得不眼睁睁看着你的同志在招认了丑恶罪行后被撕成碎片——她不知道怎么会闹成这样的。她头脑里并没有造反或违命的想法……可是,说到底,她和所有别的动物希望看到并为之埋头苦干的,毕竟不是现在这种局面。他们建造风车,横眉冷对琼斯的猎枪子弹,也不是为了过今天这样的日子。这便是她的想法,尽管她缺乏言语把想法表达出来。”

——《动物庄园》

 

《动物庄园》结尾呈现的这种集体沉默世界,是反乌托邦作品非常喜欢描写的一种社会样态,也是经常能在我们的生活中被捕捉到的一种行为常态。它最典型的状态是:谁也不说,谁都不敢说;人人自危,自发地维护着一群人中间微妙的秩序。这种人人心知肚明却熟视无睹的集体沉默行为,在英语中有专门的一句谚语来指代: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今天我们要推荐的书——以色列社会学家伊维塔·泽鲁巴维尔的《房间里的大象》,也因此而命名。这个说法很有意思,以一个动物性的隐喻来回避对意义的直接揭露和引用,仿佛对沉默的一种保护,其沉默性在委婉指代中得以加剧——这也正是伊维塔的这本书想讨论的,一种沉默困境。而对于人们不仅会默契地选择对一些“不方便讨论”的事情默认回避或集体沉默,而且还会采取无数种手段加剧这种沉默的行为,在《房间里的大象》一书中,被称为“合谋性沉默”。

 

图片


01.

图片
“沉默和秘密活在我们之间,玷污着我们说的每一句话。”
图片
 

在人情交往中,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说该说的话,做该做的事”,却发现其中的真谛不过是配合他人的话语,默契委婉地谈论,回避敏感问题。人际交往中互不相犯,以维护人际关系和个人形象,成为一条心照不宣的社会准则。在崇尚隐忍、内敛的东方文化中,大家有时会追随大流,信奉一种沉默信仰,秉持以退为进、无为而治的处世策略。“别提了,都过去了”的叹息背后,是对问题的回避,对过往的掩饰。岁月流逝,他们只能不断地坚持沉默,不忍那些为保守秘密而牺牲的岁月增加沉没成本。这样的千千万万沉默者融入社会,遇到困难时,便倾向于选择静静地躲在大象的阴影中,期望着以此规避风险,相安无事地熬过一劫。

 

但沉默真的能带来和平和安宁吗?

 

《房间里的大象》一开篇,就摆出了一个广为人知的“合谋性沉默”故事——《皇帝的新衣》:“‘太华丽了!’他们异口同声,尽管谁的眼睛都没看到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赤裸裸的真相被所有人视而不见或避而不谈。大象这庞然大物几乎占据了我们社会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职场中的潜规则,生活中的得过且过,社会事件中的视而不见、政治上的避而不谈……人们出于维护利益或自我保护的目的,往往对拒绝指出真相。而众多合谋者又凭以多胜寡,对少数者进行真理性欺压,强迫他们加入对无视真相的队伍。因此,当人们依然相信沉默能竖起一道坚实的高墙保护当下生活远离纷争、幸免于难时,实际浮现的却是乔治·奥威尔笔下的另一个世界:

 

“这是我们社会最典型和最具破坏性的发展趋势——人越来越工具化,越来越根据自己的利益和位置来改变事实。只要经过大多数人的认可就是真理,口号在‘几百万人怎么可能犯错’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人怎么可能正确’”。

 

图片

02.


图片
“我们彼此默契,一言不发,被沉默所压制、恐吓和羞辱。”
图片
 

人们为什么要沉默?

 

沉默,是一种生存策略。沉默是一种否认的手段,而否认是一种消极的逃避。伊维塔在书中指出,由于恐惧和尴尬,人们产生了逃避和拒绝的需求;而沉默是以切断对外界感知、封闭意识的自我麻木来实现的。如同对威胁做出本能反应,沉默也算是人类社会组织中的一种危机处理手段。有别于自然界显性的生存威胁,人类社会的危险来自成了一种更不易察觉、更复杂也更难推翻的权力结构,逃避和妥协在牵一发动全身的利益关系网中,有时比正面冲突斗争更加能达到自保的目的。由此,沉默在人类社会中流行开来。

 

只不过,衡量一种生存手段的好坏,除了判定它当下的效果,更需要考虑它的代价。玛格丽特·艾特伍德曾在《使女的故事》中写道:“我们活着,一如既往,视而不见。视而不见不等同于无知,你得劳神费力才能做到视而不见。”合谋性沉默是一件极其损耗精神的事,人们得忍受大象阴影的压抑、裹挟,才能保持缄默不语。参与合谋沉默时的状态,很像拥有奥威尔笔下的双重思想:

 

“他的大脑滑向一个双重思想的迷宫世界。知道又不知道;明白全部事实,却说着精心编造的谎言;同时拥有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一方面知道两者之间的矛盾,一方面又两者都相信;利用逻辑来反逻辑;一方面批判道德,一方面又自认为有道德;相信不可能有民主,另一方面又相信党是民主的保卫者;忘掉一切需要忘记的,然后随时在需要记起时再回想起来,接着马上再忘掉——最重要的是,对这个过程本身,也要照此处理。”

 

根本上讲,沉默是对本质的拒绝;而拒绝面对事物的本质,即为欺骗。欺骗,就是在扭曲人们的现实感受。



“沉默让一个人的感官经验再也得不到确凿的验证,从而渐渐失去对现实的把握。”在房间中本有一头庞然大物占据着巨大的空间,却要通过自我欺骗去忽视它、让它不复存在,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它需要的谎言,要通过消耗社会关系和能量,产生无数的秘密来维持。“与大象保持安全距离,可以想见,我们的谈话能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小,我们渐渐住进了社交迷宫,里面满是关闭的大门和愈发狭窄逼仄的通道。”一个沉默的社会,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步步沦为奥威尔笔下的影子世界,最终“无论重要与否,一切褪色成了一个影子世界,到最后连年份也变得不确定了。”

 

本书还指出,合谋性沉默中最可怕的不是沉默 ,而是合谋——最令人不安的不是房间中的大象,是人们和这头庞然大物共处一室的选择。“说话只要一个人发声就可以,但沉默却需要所有人的配合。”



图片



伊维塔指出,沉默是一个社会现象,是一种集体行为,“共同避开众所周知的大象,是一种合谋性的集体努力。”《俄狄浦斯王》中,隐瞒俄狄浦斯弑父娶母真相的共谋者是一群人,《1984》中,维持大洋国老大哥统治秩序的秘密守护者是全体的党员和群众。这种集体行为甚至操控着社会的存在方式。为了庇护秘密,原有的道德也必将腐化:告密者用权利来消灭揭示真相的人,权威者用权力来打压知晓现状的人。社会关系和结构也统统为之一变:权力介入社会关系,噤声的社会环境被构建,公与私的界线不再明朗……这样的默契和合谋,让真相和信任变得遥不可及,人类社会将为沉默付出惨痛的代价。

 

03.
图片

“福柯:“压抑、禁用,是一种驯服活动”
图片


沉默常常因为无知觉、自发性而难以被察觉。人们经常把沉默当作一种理所当然、无可指摘的反应,认为它是对当下困境的合理应对,主观上认为自己不属于所谓合谋者。比如,人们时常主动避谈上级的不是,或者自觉回避在公开场合讨论政策,认为有些事情“就不应该管”,不管闲事是一种理智的态度。因此书中指出要留意人们固有的认知习惯,关注人们如何形成“忽略”和“留意”的反应过程。人们往往下意识地将一部分事物判定为“无关紧要”,或者需要“刻意回避”,于是感官体验和信息收集被限制,置身事外的态度导向了合谋性沉默。

 

伊维塔提出,沉默性合谋来源于“规范压力”。规范塑造了人的感知和认知。他指出,我们划定出的现有的感知范围,除了取决于人类天生且相似的感官外,还依赖于社会准则和文化习俗。而它们的核心就是社会化的权力和规范。 “划定‘相关’和‘无关’行为本身,在当今人类社会中,更多是一种由具体社会成员形成的一种社会心理活动。”例如,忽视这个行为,在当下也是“一种成体系、有步骤的忽视”。因此,合谋性沉默依赖于“这一套默认的社会准则”,有完整的禁忌和权力控制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一切挑战规则的“揭露”行为将被视为压制对象。

 

福柯曾在《性经验史》中提出,一切禁忌和压抑,其本质是将 “将人们的知识维持在一个低水平,限制人们处理信息的方式,确保人们远离禁区”,从而维护自上而下的规则和秩序体系。因此有时候,沉默不仅是对权力的迎合,更是权力运作的具象表现。



图片


此时,沉默是禁忌和话语控制的产物,且它总是服务于一个更加“正确”和“高尚”的权力话语。二战后的德国,人们认同家庭中避谈纳粹对犹太人的伤害,是对下一代的“保护”。诸多职场性侵事件中,受害者因为处于不平等权力结构的压迫,及不利于弱者的社会舆论下,不得不保持所谓洁身自好的形象,闭口沉默即是 “自我保护”。而我们正经历的,文娱产业的马赛克和所谓的游戏鸦片,那处处打码的画面、被禁止的游戏,则是对人们精神世界的“保护”。远至维多利亚时代早期,对性话语的压抑(对性的讨论被诽谤成下流、异端甚至疾病)表面是维护话语的洁净,实则是资本主义的发展“不能容忍劳动力为各种快感而浪费精力”。

 

而福柯又指出,沉默这种话语打压,并不是它表面看起来的那样意味着“压抑”,而是意味着“驯服”—— “沉默的话语不代表意义的缺失,相反,它代表一种激发。”一种话语被打压,势必需要建立新的话语秩序来代表被取缔的意义,将原有事物的概念重新定向、更改并转移至现有的话语体系中。这种方式,不仅使沉默背后的对象变成了被管理和掌控的对象,也加强了权威话语体系。《房间中的大象》形容“沉默如癌细胞般分裂增长”,沉默会在集体合作和社会动态中自我繁衍。它提到,甚至“结束沉默合谋一事...比沉默合谋本身更有威胁性”,认为它是打破人们平静的认知状态的罪魁祸首,是以当下统治话语驯服人们的表现。

 

由于沉默本身的不可讨论性,这种话语不仅容易被激发,而且极不容易被打破。为了维护沉默的秩序,人们无法对大象本身进行谈论,或对其进行揭露。沉默之沉默,否定之否定,是保守秘密的必要动作。用福柯的话来说,“所有这些被压抑假说装进一个只说不的庞大的中央机制之中的否定因素——禁止、拒斥、审查和否定都只是(让原有的话语)无法还原到自身的话语实践、权力技术和认知意志中去”。当人们需要对代表沉默的大象本身保持沉默时,一个完美的、严密的沉默闭环就形成了。

 

这不得不让人想到《1984》中的一句话,“语言变得完美时,革命就算完成了。”

  图片



04.

图片

我们亟待“开展一场对不可讨论现象的公开讨论”
图片


沉默的世界可怖,不禁让人怀疑,被大象挤占着利益和生存空间的人们,究竟能卑躬屈膝地生存多久,“究竟能伪装多久”?

 

合谋性沉默中存在的,不是打破沉默的人,就是沉默的帮凶。大象越来越庞大,阴影就笼罩在越来越多的人身上。大家都不认为自己会沦为活在被大象挤占空间中的人,不认为保持缄默,就会变马丁·尼莫拉忏悔诗中描写的一样,企图用屈服和偏袒换得一时平静,却走向永恒的不公和毁灭。这让人禁不住想象,如果人们不改变对沉默的顺从,世界是否最终会变成《1984》的大洋国:人们屈服于老大哥的统治,不仅苟活于威权,甚至拥有了“双重思想”。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荒唐,无论脑海中尚存的理性多么反感现状,人们依然能坦然接受并相安无事地活着。因为,“人性是如此容易适应环境,随遇而安”,“这是我们社会最典型和最具破坏性的发展趋势……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在面临的危险”。

 

尽管鲜有对沉默系统的学术研究,尽管“研究人们没讨论什么比研究人们讨论什么更困难……对于这方面的审视和努力依然很少”,但《房间中的大象》仍旧勇敢地做出了暴露大象的一次尝试,成为研究集体沉默的首本系统性著作。伊维塔·泽鲁巴维尔说自己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打破这种恶性的、否认的死循环,则需开展一场对这种不可讨论现象的公开讨论”。 打破它,就必须把大象暴露在公共视野之下,“把人们一直视为隐私的事情呈现给公众”。把大象变成公众话语的一部分,让越来越多的人需要参与到排挤大象的行动中,而不是放任高高在上的统治话语对常态的话语体系进行打压和排挤。

 

这,是唯一的办法。



全文精彩内容,可点击书封购买
👇
图片



文字丨斯特拉 文,部分内容取自《房间里的大象》,[以色列]伊维塔·泽鲁巴维尔 著,中信出版集团 | 楚尘文化,2021年3月版

编辑 | 梦瑶
图片



图片

▲首先做一个真实的人 | 尼采
图片
▲诗人们早已率先躺平
图片
▲ 痛苦并不比幸福拥有更多意义 | 加缪
图片
▲ 论一只小猫如何征服荒木经惟


想寻找更多和你一样的人

欢迎加入楚尘读者群(加读书君微信 ccreaders,备注“读书群”)

也欢迎投递简历,加入我们

图片

▲招聘 | 加入楚尘的线上实习吧!
图片

阅读 3533
写下你的留言



----------------------------
本文由新墨整理并发布。转载来自互联网,若侵权则删除!
新墨5年开发经验,45名团队成员,上线已达100+产品,于北京和成都2个城市提供技术开发服务。致力于提供APP开发,小程序开发,微信开发,IOT物联网开发,电商系统开发,教育系统开发,H5开发,游戏开发,用户体验设计,课件设计

新墨官网地址:http://www.sinmore.com.cn/
新墨物联网站:http://www.sinmore.cn/
布鸽科技:http://www.buge.vip/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